您所在的位置:稷峰新闻>社会>单飞万里,一刻团圆

单飞万里,一刻团圆

黄啸今年刚满6岁。4日上午,在父亲的陪同下,她来到广州南航航站楼无人陪伴儿童等候区。

所有的行李都检查过了,剩下一小袋零食。黄啸说里面所有的巧克力都是给奶奶的。在柜台办理手续时,登机牌将由工作人员保管,而黄高兴地收到一个黄色卡通包,里面装着她的身份证和登记表。

几乎登上飞机,工作人员小娜微笑着带黄啸前来办理登机手续。向你父亲告别,黄就准备登机了。因此,这次短暂的“孤独”之旅在团聚开始之前...

近年来,广州-深圳机场枢纽每年在冬夏假期开始和结束前后的两个周末都经历了无人陪伴的高峰往返。连续三年,无人陪伴儿童的人数不断增加。随着两个孩子政策的放宽,预计无人陪伴儿童的人数今后将继续增加。

●一个人飞过来看他的父母

“我在青岛上学,那是暑假。我独自飞去看望父母。我会在开学前飞回来。”7月6日,11岁的韩笑从青岛飞往广州。飞机着陆时,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地面服务人员已经在机舱门口等候。在空姐的带领下,这个孩子在国内航班的出口遇见了她的父亲。

根据广州南方航空公司提供的信息,过去去北京、上海、成都、郑州和海口的无人陪伴儿童人数相对较多。他们的父母在广东工作。暑假结束后,孩子们回到他们祖父母家过暑假。与过去不同,许多孩子从暑假开始就飞到广州和深圳和父母一起度过暑假。

"我自己飞了两次,这是第三次了。"飞往天津的陈骁已经11岁了。她已经适应了无人陪伴的飞行。陈骁选择独自飞往天津和母亲一起度假。

自今年夏季(7月1日至8月30日)以来,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已保证7600多名无人陪伴儿童乘坐国内航班离开广州枢纽,同比增长18.45%。乘坐国内航班抵达的无人陪伴儿童人数超过8700人,同比增长2.3%。其中,7月14日,361名无人陪伴的儿童乘坐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航班从广州起飞,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深圳的统计数据,南航2017年和2018年分别有6,833名和7,983名孤身儿童离开香港,呈上升趋势。截至2019年8月,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离港无人陪伴儿童人数达到8392人,同比增长11%,高于去年全年无人陪伴儿童总数。

●和孩子们一起玩木讷的游戏

"在飞机上,当一些孩子想到要离开父母很长一段时间时,他们会偷偷擦掉眼泪。"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空姐张金荣告诉记者,在这种情况下,飞机上的工作人员会拿出平板电脑给孩子们玩,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或者用一些小玩具哄他们平息情绪。

一个孩子在深圳机场等候时心情不好。起初,每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在不断的指导下,孩子们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他们在祖父母家度过了暑假。暑假快结束了,他们的作业还没有完成。他们害怕被批评。碰巧飞行流量控制被延迟了。最后,工作人员陪着孩子们在大门口完成剩下的暑假作业。

深圳南航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登机过程中,一些“熊海子”会四处乱跑。

“为了避免跑来跑去造成的伤害和擦伤,我们抓住孩子们玩耍的心理,与他们一起玩木讷游戏,以有效控制他们的活动范围。”这位工作人员说。

陈俊认为,航空公司可以通过向儿童提供玩具、与他们玩游戏、密切关注他们的情绪变化并立即与他们沟通,来减轻他们在狭小空间的焦虑。

无人陪伴儿童飞行服务已经出现了几十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家庭接受了这种旅行方式。

“许多家长选择这项服务的最大考虑是节省时间、成本和对航空服务的认可。”广州南方航空公司土地服务部的负责人说。

“游客的概念正在改变。现在年轻的父母更加注重孩子独立能力的培养,敢于让他们的孩子独自旅行。这也是选择这项服务的人数增加的原因。”深圳南方航空公司当地服务部负责人表示。

“父母对信托机构的信任是社会观念进步的表现。父母忙于他们的工作。把他们的孩子交给信托机构来腾出时间做其他工作也是一种暂时的放松。”陈俊说,当孩子们面临无人陪伴的飞行时,他们会有一定的焦虑和兴奋。

●一些家长每隔几分钟就发微信询问一次

选择无人陪伴的儿童服务对父母来说是一个更大的考验。

广州南方航空公司国内登机服务部主任任姜娜告诉记者,一些家长非常焦虑。当他们看不到自己的孩子时,他们会提出很多要求,比如给员工添加微信,留下员工的电话号码。一些家长甚至每隔几分钟就给员工发一次微信,询问他们的孩子在做什么。有些人甚至要求工作人员给他们拍照,这样他们就能感觉更自在。

任姜娜还提到,一些父母非常焦虑,为他们的孩子准备了液体零食。当他们通过安全检查时,他们被告知不能被带进隔离区,孩子们放声大哭。

“孩子们不在他们眼前,独自飞行在一万英里以外。父母更有可能有担忧,并在心理上面临更大的影响和压力。”陈俊表示,家长接受无人陪伴儿童服务相对较难,这与他们对这项服务的信任、他们对子女长途高空飞行状况的担忧以及他们能否接受航空公司无法直接看到的服务有关。

“我们最担心的是恶劣的天气和航班延误。大多数家长在选择服务前也会询问航班延误和其他问题。”任姜娜告诉记者,“我们尽力让父母在离开机场前等待飞机起飞。如果父母离开机场后航班取消,父母不能及时回来接孩子,我们只能暂时照顾他们。

●如果你能促进无人陪伴的高铁旅行

“每年暑假,我都非常希望孩子们会来到我身边。毕竟,一年内见面的时间太少了,但我很难抽出时间来接孩子。”林杰是广州的一名白领,自春节以来没有见过任何孩子。她的心里充满了想法。

目前,大多数孩子仍然在父母或亲戚的陪同下乘飞机旅行。鉴于目前无人陪伴儿童的服务覆盖率仍然不高,陈俊认为,首先,宣传不够;其次,父母还没有准备好与孩子短暂分离,不能完全接受这项服务。

“无人陪伴飞行是社会发展的产物,是对儿童成长模式的新探索。这是值得期待的。”在深圳教育教学模式、南山区文理实验教育(集团)首席校长吴希福看来,许多孩子独立生活能力薄弱,缺乏自信,因为父母过于关心,因而缺乏探索和冒险精神。无人陪伴旅行可能成为培养孩子独立能力的新尝试。

吴希福认为,父母最担心无人陪伴的航班,所以保障措施必须到位。从收到儿童的那一刻起,必须确保每一个环节都是安全和适当的,包括相关负责人和保险制度的建立。应该尽一切努力改善和防止争端。

一些空乘人员认为有些乘客不经常飞行,当然他们对这项服务了解不多,所以父母是否经常飞行也会影响他们选择无人陪伴儿童服务。

一些家长认为这项服务目前仅限于飞机的有限空间。「如果我们也能在高速铁路上设立一辆特别的车厢,并提供无人陪伴的儿童服务,营运成本会否较低?可能会受到更多父母的青睐。”

[记者]沈从生黄徐浩胡徐百卉冯实习生蔡汝嫣

[规划]刘力、邵弘毅、轻舞

[作家]沈从生;黄徐浩;胡百辉;徐峰

[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南方号码~专有号码~每日移动专有号码~南方探头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投注 快乐8下注